老屋,作者:唐红梅

凉面 261 0

  在喧嚣无比的城市,尘埃飞扬的环境,拔开层层雾霾,清晰了你的模样,难忘你的模样,我的老屋!记忆里的老屋是朴素的:灰暗色的瓦片顶着蓝天白云;没有抹白的墙壁呈现出砖块明显的线条;两扇油漆斑驳的朱红大门,常年请了秦琼和尉迟恭驱鬼辟邪;没有玻璃的小窗户,被一块灰蓝的布帘隔开黑夜白天。房前整洁的地坝是谷物展示丰收的天地,房侧的矮鹏是鸡鸭撒欢的场所,这就是我从小生长的老屋。

  老屋修建于八十年代,父母靠着多年的省吃俭用,用积攒下的血汗钱把摇摇欲坠的土蔑房建成了四排三间宽敞明亮的砖瓦房 。据说建房时打了最深的地基,用了最好的木材,因为建房的规划里,还有父母对两个孩子未来也能在这所居室结婚生子的高瞻远瞩。

  印象最深的是,老屋在黄昏的余晖下披一身金灿灿的霞光,地坝边一群进笼前追逐打斗的鸡鸭撒着欢;屋顶缭绕着的几缕青烟在微风中飘飘渺渺,层层化开,让你想起灶台前慈祥的妈妈准备的可口饭菜,正在热汽腾腾中溢着饭香,带动我快速归家的步划。这是小时候多个放学回家时我眼里的老屋,每每看到这个画面,心里都会漾起一股暖意。那份暖,暖了幼小的心灵,暖了寒冷的冬天,暖了创业时的疲惫不堪,暖了失败时的心灰意冷……那是一辈子都暖的情结呀!

  老屋前有一个院子,院子四周是父亲精心种植的果树。二月里白花花的樱桃花缀满枝头;三月里粉嫩嫩的桃红灼灼其华;四月里娇美的柑子花暗香浮动;五月里盆栽的石榴红透脸颊……勤劳的父亲不厌其烦地在果树前修枝剪叶,把果树捯饬得美观实用,有病虫侵害果树的时候,父亲高举着喷头为果树施肥杀虫的身影,想必也感动了每一片花瓣,华丽丽的花儿摇身一变,为我们奉上累累硕果,甜了馋嘴的娃,甜了我们的味蕾,甜了没有零食的童年……那是一辈子都甜的幸福童年呀!

  院前有一条弯弯的小路,小路内侧是几棵茂盛的桑树,外侧是一行优雅的水仙花。水仙花每年五月如期而开,叶似禾苗,花似喇叭,从春末到初冬,仿佛只开不败,它们从来都不会开得茂盛坦荡,而是象一场接力赛,这个谢了,那个开,那个谢了,下个再开,如此循环,大半年的时间里就像一支训练有素的迎宾队伍,在我们的朝辞晚归中行注目礼。每次想到大自然这幅有情有义的画面,我都感动得想写点什么。是呀!写点什么呢?也许潜意识里就是想告诉所有人,有它的地方,就是家园!

  我成长的过程中,老屋是我成长的摇篮,承载着我和亲人们朝夕相处的快乐。墙壁上贴着一排排读书时的奖状,母亲微笑着赞美她的孩子,并以一块糖作奖励,激励着我们上进的心。门方上刻着我们一年年必量的高度,父亲的卷尺在拉开合上中记录下我们每年的变化。我和姐姐无休止的追逐打闹充斥着整个童年,是我一生中最精彩的过往。

  外出读书和参加工作以后,老屋在我一次次的形色匆匆中,被称作节假日必回的老家。母亲准备的一大桌饭菜在氤氲中上演着短暂的欢聚一堂;父亲必备一袋袋新鲜瓜果送上车辆述着依依不舍,父母一次次挥别,一声声叮咛,而我在一步一回头中,终辞别老家,踏上孤身天涯的征程。

  21世纪,进城的浪潮迭起,父母终于也进了城。伴我多年的老家在遗憾中移姓换名,成了日思夜想的故乡。随着时光流逝,故乡里的光阴故事逐渐模糊,而老屋的形象却依然清晰。无数个静夜,我会无端的想起它,仿佛它也知道我的念,夜里叩梦而入,梦中我在老屋前的小路走,一边是绿荫,一边是水仙,老屋晚霞满面,炊烟四周缭绕……

  一段过往,一抹乡情。

标签: 老屋总也不倒的原因是什么 老屋具有什么的品质 关于老屋的散文 回忆儿时老屋感慨句子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邮箱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