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留学,警惕时刻躲过生死瞬间

凉面 57 0

  近日,27岁的赴美留学生章莹颖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附近遭绑架遇害一案引起了全世界华人圈的强烈关注,也使得海外留学生安全问题再次被提到风口浪尖。

  曾有媒体做过一项调查,很多留学生认为国内外安全程度差不多,甚至“国外的月亮更圆”,还有人认为在美国,真的是“家不闭户、人人安居乐业”。实际上,这种想法大错特错!在美国留学近3年的华人姑娘朱迪,她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所有想出国的人敲响警钟——在美国生活,就像打游戏一样,随时可能遇到要你命的妖怪——


  贫富差异大,安全有鸿沟

  十七岁的福州姑娘朱迪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飞过半个地球来到美国芝加哥。落地的那一刻阳光明媚得让她心潮澎湃,简直想要放声歌唱。

  朱迪参加的是高中交换生项目,寄宿在芝加哥郊区一户中产阶级家中,同一位单亲母亲安娜以及她十二岁的女儿莫丽住在一起。她们住一幢三层的独栋别墅,房前屋后都有大片的草坪和花园,环境优美静谧。

  然而时间一长,朱迪开始感到生活有些过于冷清和单调。入秋后天黑得早,而这里的居民天黑后就不大出门了,整个社区静悄悄的,看不到行人,看不到灯光,更谈不上有什么夜生活,这让朱迪怀念起在国内深夜撸串、逛街、看电影、K歌的热闹场景。

  一个周末的下午,朱迪对安娜说她想去芝加哥的市中心转转,看看那里的夜景,顺便吃个快餐,就不用准备她的晚餐了。胖胖的安娜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学教师,平时相当尊重朱迪的想法,可是这次却连声说:“No,No!”她一脸严肃地告诉朱迪,美国治安两极分化严重,大城市中心地带的安保要比郊区差很多,那里聚集了大量低收入人群,是流浪汉、劫匪、黑帮横行之地,芝加哥城区有些地方晚上是可以听到枪声的,尤其是南边区域,就算是白天去都很危险。当然也有天堂般的富人区,但与流弹横飞的贫民区之间,往往只有一街之隔,初来乍到的外国人常常误入“雷区”:“晚上去城里闲逛,你简直是疯了!”

  朱迪听得目瞪口呆。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她出门逛街最担心的不过是小偷,哪里想过还有性命之忧呢?她没有再坚持,但心里总觉得安娜夸大其词过分紧张了。

  大学的面试接踵而至,这下朱迪有充分的理由去市区了,安娜也无话可说,只是叮嘱她天黑前一定要回来。最后一次曼荷莲女校面试,朱迪和面试官不知不觉聊了三个多小时,错过了下午七点的末班火车。她只好给安娜打电话,请她开车来接自己。

  奔波了大半天的朱迪又累又饿,便信步走进了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吧,买了一个三明治,坐下来等安娜。酒吧正举办一个主题活动,人头攒动,歌舞喧嚣。朱迪很久没有到这么热闹的场所中来了,不由兴致勃勃地东张西望。

  不知过了多久,酒吧外面有人放起了鞭炮,噼噼啪啪的。随即,人群突然变得极其混乱,人们都尖叫着争先恐后地朝门外跑去。朱迪茫然地站起身观望,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趴下,趴下!”有人大喊着,人们又都呼啦一下子趴到地上。这下朱迪的视线不受阻挡了,她清清楚楚地看见几个穿黑夹克的青年举起手枪朝酒吧里射击,一颗子弹“嗖”地飞过她的耳边。她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原来不是放鞭炮!便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朱迪悠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她并没有受伤,只是被吓晕过去。医生告诉她,刚才是两伙涉嫌贩毒的墨西哥人在酒吧里火拼,造成两名无辜者死亡,二十多人受伤。直到这个时候,朱迪才相信,安娜说的话都是真的。

  地广人稀,处处惊吓

  学业优异的朱迪最终选择就读芝加哥大学。芝大是美国最负盛名的大学之一,中国留学生的数量也很多。唯一的遗憾是,该大学位于城中心,三面环靠黑人区,处于犯罪相对集中的区域,校外治安环境并不好,不过学校里面还是比较安全的。和美国许多知名大学一样,学校里有警察局,不时可见巡逻的警员;每隔几十米就设有一个警铃柱,警铃响后校警会在三分钟内赶到;宿舍只有学生及登记过的访客才允许进入;学校提供夜间安全校车服务,下课晚或者熬夜学习的学生可乘坐校车直接回到住处,安保人员在确认学生安全进入宿舍后才会离开。

  但安全毕竟只是相对的,美国的治安包含很多不可控的因素。芝大校区无围墙,即使校内也时闻抢劫和枪击事件。因此校方一再呼吁学生除非上课,晚上尽量不要出门,还强烈建议随身携带二十美元现金,如遇抢劫,直接交出,切勿反抗。

  芝大新生必须住在校内宿舍,朱迪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位情投意合的室友,来自北京的陈晓露。两人常在周末一起去中国城买菜,好好做顿饭,或者煮火锅叫各自的朋友一起来吃,背井离乡的留学生活由此增添了许多温馨与快乐。

  朱迪和陈晓露打算包顿饺子吃,出去采购的时间有点长,等回到转车点的时候,天已经蒙蒙黑了。这个区域既是交通枢纽,也是大量黑人贫民游荡的地方,属于高危地带,天黑后在此逗留绝非明智之举。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两人正加快脚步朝前走,七八个黑人青年从前后两个方向朝她们围了过来,等她们意识到有麻烦的时候,无论是跑到最近的警铃柱还是给校警打电话都来不及了。为首一人用蹩脚的英语要她们交出所有财物,还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她们。朱迪强压住心头的恐惧,赶紧把两人包里的五十多美元全给了他,为了表示友好,还把刚买的猪肉和面粉也递给他,然后尽量做出镇定自若的样子说:“全都给你们了,请让我们离开。”一脸阴沉的黑人头目见朱迪如此配合,居然咧嘴一笑。

  趁此时机,朱迪拽着陈晓露的胳膊就走,并没有遭到阻拦。然而走出不到五十米远,其中几个黑人突然朝她们大声叫喊起来,朱迪和陈晓露吓得撒腿就跑,边跑边大声呼救。那伙人则在后面紧追不舍,嘴里嚷着什么也听不清楚。朱迪猛然想起8月份一桩留学生被劫事件:伊利诺大学芝加哥分校一名中国女留学生独自走在校园附近,被两名骑着单车的匪徒从背后抢走昂贵的名牌皮包。“晓露,快把你的包扔给他们,快!”一见陈晓露把她的皮包用力甩了过来,那几个黑人果然停下了脚步。

  回到宿舍,两人惊魂甫定地瘫坐在地上,过了许久,朱迪轻声说:“我恨那帮黑人,害得我今天吃不成饺子了。”陈晓露咬牙道:“我也恨他们,害我丢掉我男朋友送我的包。”她们报警之后获知,最近两个月芝大校园已发生两起持枪抢劫案,受害人均为两人同行的中国女留学生,她们在晚间出行时被匪徒当街拦住,以枪指头,被逼交出所有财物。

  从那以后,朱迪养成了定期查看学校发布的crimealert(犯罪警告)邮件,密切关注周边治安动态的习惯。陈晓露去超市买了一个五美元的帆布包,以免被那些街头混混误认为是富家女。

  校外租房,时刻警惕

  升入大学二年级后,为了节省费用,朱迪与陈晓露一同在校外租房居住。为了找到性价比高的房源,她们很是费了一番心思,安全是第一考量标准。学长们大都向她们推荐了Trulia租房信息网,它有一个强劲功能就是查看犯罪率地图,用红色深浅程度来标示危险指数。经过反复比较后,她们选择了靠近芝大、交通便利、犯罪率较低的海德公园社区内的一所公寓。

  芝大学生课业压力大得超乎想象,然而朱迪还是决定在校内打工贴补一下高昂的留学开销。她帮一个教授做科研助理,经常整个下午泡在实验室里,回来的时候累得不行,连换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多亏了陈晓露,她总算是能吃上一口热饭热菜。如果时间太晚的话,和她一起打工的中国同学秦勇会开车送她回家。

  秦勇开车送朱迪到1号楼下。朱迪从1号楼走向自己所住7号楼的时候,一男一女两个黑人迎面走来。快要擦肩而过时,那男的突然凑上来跟她说话。朱迪以为他只是搭讪,没有理睬,可是很快听出那绝不是搭讪,语气极富进攻性。朱迪跑起来,一口气跑到3楼公寓门口,他们并没跟随,只是站在楼下盯着她开门,那男的一边看还一边歇斯底里地狂笑。

  朱迪坐秦勇的车回家,这次,秦勇直接把她送到7号楼门口。朱迪目送他开车离开时,又看见上回那个黑人在附近晃悠,秦勇也看见了,很有默契地示意朱迪先上楼。他故意倒车到这个黑人周围,绕来绕去。朱迪跑上楼,这时有警车来巡逻,一转眼,那个黑人不见了。

  陈晓露听说这件事后,脸都白了:“你知道吗?一个中国女留学生在纽约被当街猥亵、割颈,凶手现在还没抓到,那还是大白天呢!你说美国的警察能指望得上吗?”话虽如此说,朱迪还是报了警,而且听从了警察的建议,辞去了那份实验室的工作。不过,秦勇仍经常过来看望朱迪,还帮她安装了一个“家庭报警器”。后来,他成了朱迪的男朋友。

  接下来几个月平安无事,那个黑人再也没有出现,大家都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朱迪的警戒心也渐渐松懈。

  朱迪去公共洗衣房,打算取回白天忘了取的烘干衣物。偌大的洗衣房在夜里空无一人,但她以为就那么几分钟不会有事——就是这侥幸心理害了她。她刚打开烘干机,后脑勺就被一个冰冷的硬物抵住了,身后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Stop,you!(别动!)刹那间,朱迪的思维凝固了,她机械地慢慢回过头,只见一个蒙面黑人正用一把老式手枪指着她,那双邪恶的眼睛让她确定,这就是几个月前威胁过她的那个人。此刻,他的脸离朱迪的脸那么近,近得可以闻到他嘴里的口臭。

  还没等朱迪反应过来,那人便伸出一只脏手,在她身上乱摸起来,满口淫言秽语,同时把她往黑乎乎的墙角推去。朱迪顿感天旋地转,明白这次遇到了比抢劫更糟糕的事情。怎么办?她一面尽力拖延时间,一面紧张地思索着:离她最近的同伴陈晓露正在寓所洗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她出事了……

  突然间,她的手机响了,黑人犹豫了一下,让她接电话,同时把枪顶在她的额头上。电话是秦勇打来的,他每晚睡前都会跟朱迪聊一会儿。朱迪意识到机会来了,她按下接听键,用中文镇定地说:“我在洗衣房被人劫持,请速报警。”朱迪不敢露出一丝惊慌,怕被黑人看穿她说了什么……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就在朱迪几乎彻底绝望、准备以死相拼的危急关头,警笛声由远而近,呼啸而至。黑人歹徒惊慌失措地想逃离现场,却在楼梯口被警察制服。秦勇冲进洗衣房,把刚刚脱离险境的朱迪抱在怀中,她浑身上下已全被冷汗浸透。如果不是秦勇第一时间报警,后果将不堪设想。

  如今,二十一岁的朱迪已是一名有着三年留美经历的“老留学生”了。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在“留学”这个荣耀光环的背后,包含着那么多的艰难、辛酸与险恶。然而,她不后悔,更不会退缩,因为宝贵的留学生涯使她变得越来越强大、成熟而自信。

标签: 母亲 大学生 手机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邮箱
获取邀请码
邀请码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